皇冠 当考研大纲发布遇上了教师节 文都教师有话说

  皇冠 北京9月10日电(记者 张冰清)2020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年份,转眼之间,第三十六个教师节已悄然而至。一方书桌,三尺讲台,一生光阴,四季流转。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在线教育重回风口,众多教育机构都进入了在线学习新常态,而在线教师也成为了教师这个大集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教师节,在线教育老师有话说。

  当考研大纲发布遇上了教师节

  “考研人,起来了吗?快来写下一个考研英语词汇吧!今天是教师节!感谢我生命中每一位帮助过我成长的老师,您辛苦了!也感谢每一位为我送上节日祝福的同学们,你们也辛苦了!道阻且长,未来可期!一起努力!”文都教育考研英语教师何凯文9月10日早上7点15分在微博上这样写道。

  还有学生回复“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有生之年欣喜相逢。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为他送上祝福。

  “今年的教师节很特殊,最特别的就是我终于见到学生们了,可以线下复课了。”何凯文接受皇冠 记者采访时笑着感慨道,在线教育进入新的常态,其实这一年对于老师的挑战也是巨大的,每一个教师都在面临着拥抱在线化教育的挑战。

  9月对研考生们来说是重要的时间节点,不仅迎来了新学期的开学季,也是考研初试时间和考研大纲发布的重要时间节点。

  9月9日,考研大纲发布。教师节一早,何凯文便早早的出现在“文都教育2021考研大纲深度解析”直播间内,详细的讲授帮助考生以积极的心态迎接考研大纲的发布,助力考生掌握备考方向,稳定备考心态。

  何凯文为考生们在线解析了2021考研英语一、英语二的新大纲变动情况。他首先为考生打定强心剂:“今年英语大纲变动不大,考生可以安心复习。”随后围绕词汇增添和删减、词汇前缀和后缀的变化,向考生做了分享。直播结束后,何凯文又迅速地投入工作中,开始了录播课程的准备。

  何凯文向记者表示,在线教育进入新常态,今年的教师节对于每个老师来讲,是时代向老师们提出了新的要求,不仅要在线下教学,更要掌握线上教学的能力。虽然教学的形式改变了,但是教育的内核没有变,依旧是用正确的价值观育人。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头顶“考研英语名师”、“网红名师”光环,何凯文平日里忙得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一年之中大概有近300天在全国各地出差,白天线下上课,晚上线上上课,特别忙的时候一天要上12小时的课,每个月的休息的时间只有两三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去上课的路上。

  何凯文说,大多数人的成功经历里没有幸运,只有努力和更努力。这也是他经常在上课的时候告诉学生们的。

  熟悉他的学生会知道,不论多晚,何凯文都会每天更新微博“每日一句”,一坚持就是7年,“考研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当初在微博上发‘每日一句’就是想带着学生们一起坚持下去。”这是身为一个老师的责任。

  何凯文也坦言,教师节最好的礼物就是同学们今年考研顺利“上岸”。

  在线教师积极改变,拥抱OMO模式

  “今天不断收到以往的学生发来的祝福,刚刚看了一下2021考研大纲深度解析直播留言,收到了各地学生给我送来的节日祝福。”文都考研政治名师蒋中挺向皇冠 记者表示。

  考研政治不同于其他科目,每年大纲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变化。蒋中挺坦言,这与政治时事、政策的发布、变动息息相关。因此政治也是考研学子们最关心的科目。在直播中,蒋中挺稳定考生心态,指出今年考研政治科目大纲变化不大。

  受疫情影响,各行各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在改变,在蒋中挺看来,在线教育进入新常态后,作为一名在线教师最大个挑战就是转换思维,在线教学和线下教学还是不一样的,因为线下教学互动手段比较多,学生可以感受到老师的气场。

  “通过互联网进行的在线教育,老师讲课更多的展现手段主要靠语言,而两者相同的地方就是教师上课的内容仍然是根本,内容为王,但是形式也很重要。”蒋中挺说。

  文都教育大学教育教学研究院院长、文都考研政治名师万磊向皇冠 记者表示,今年这个特殊的教师节,文都教育邀请了在疫情期间依旧坚持线上教学并且表现优异的老师来北京参加教师节表彰活动。

  “积极拥抱OMO模式,线上资源老师他是这样子,因为这个线上教学有很多的教学,在这个过程中,文都跟学生的相处方式也会产生一些变化,我们感觉到比较和谐也都扛住了。”万磊说。

  “在这个变化当中‘危中有机’,实际上教师们都在锻炼、提升自己的一项本领,一项技能。所以我觉得从我们整个文投集团的长期发展的角度而言,那么我觉得对于老师们来说不是一件坏事。而是在线教师的‘新常态’。”万磊表示。

皇冠 下期再见。

皇冠 12岁少年直播赚钱养家 未成年人直播乱象何时休?

  皇冠 北京9月4日电(记者 李盈盈)新学期伊始,当别的孩子背着父母买的新书包开开心心上学时,靠直播赚钱养家的12岁少年小奥(化名)还要盘算放学后的直播。

  无独有偶,3岁“小网红”佩琪被父母喂到70斤,“吃播”当赚钱工具的消息一样令人唏嘘。

  未成年人直播乱象屡禁不止。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接受皇冠 记者采访时说:“如果利用孩子直播赚钱,有使用‘童工’之嫌,家长不仅失责,还导致孩子的价值观偏差。”

 

12岁少年小奥直播唱歌的视频截图

  12岁娃靠直播养全家 网友怒斥其家长“不配当父母”

  即将升小学六年级的小奥是家里名副其实的“顶梁柱”,白天上学,晚上直播赚钱,靠直播收入养活全家,承担房租,帮妈妈还信用卡,还要给哥哥转上学的生活费……

  小奥骄傲地表示,自己在全家人中是挣钱最多的,也直言不讳“压力大”。“没办法,(妈妈的)信用卡还不上是要坐牢的。”

  在直播间里,小奥的妈妈向粉丝喊话“支持孩子的就送一点礼物来啊!”

  有网友在互动区留言“就知道要礼物”,小奥的妈妈笑着说:“这很正常,很多大美女(直播时)都是这样子说的。”

12岁少年直播赚钱养家的视频截图

  有网友愤怒地斥责:“这真的不是虐待吗?这样的父母配当父母吗?”

  “帝国女孩198608”认为:“小孩开直播可以是兴趣爱好,但绝对不是大人赚钱的工具,而且,还这么小,去养活手脚健康的一家人。”

  “有些家长允许或支持孩子直播,关键看目的。”孙宏艳告诉皇冠 记者,“如果只是尊重孩子的媒介使用权,要注意引导孩子正确使用;如果利用孩子直播赚钱,有使用‘童工’之嫌。”

  未成年人直播乱象堪忧

  近年来,随着视频平台的发展,网络直播、短视频备受未成年人青睐,却乱象频出。

  皇冠 记者注意到,在“12岁少年直播赚钱养家”的直播间,有网友质疑“这么小直播,违法吧?”

  小奥的妈妈回复说:“这个天下,直播的小孩多的是。”

12岁少年直播赚钱养家的视频截图

  3岁的佩琪被爸妈喂到70斤重,体重严重超标,影响正常生活。可是,为了“吃播”,佩琪的父母还不断地让她吃烤肉、烤串、烤肠等,并兴奋地宣布孩子的体重马上要突破100斤了。面对网友的质疑,佩琪的父母表示只能靠女儿吃播挣钱。

  此前,小学生直播脱衣、露体,未成年孕妈妈晒孕照、验孕棒等吸引眼球等乱象被曝光,平台遭整改。

  还有一些儿童在家人的经营下,照“剧本”表演,吸引眼球,沦为赚钱工具。

  然而,多数网友明确表示,“反对未成年人直播赚钱”。

  “允许未成年人从事一种职业,并获取报酬,明显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广东省律师协会政府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委员陈一天如是说。

  《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等法规也明确规定,禁止使用童工。

  法律到位 更需要企业责任担当

  近年来,为了保护未成年人安全用网,国家一直在推进相关政策法规出台。国家网信办制定的《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已于2019年10月1日起施行;《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新增“网络保护”专章;国务院制定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也呼之欲出。

  目前,尽管国家没有明确禁止未成年人直播的法律法规,但部分地市出台了相应的规范。

  2016年,北京市网络文化协会与多家从事网络表演的企业共同发布了《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不为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

  2018年,武汉新修订的《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规定,视频直播网站聘请未成年人担任主播或者为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应征得其监护人同意。

  但是,仍有未成年人钻空子,使用成人的身份注册,躲避监管。

  据小奥的妈妈说,小奥的大号已有几十万粉丝,被平台封号后,他就借用成年人的身份,新注册了小号。

  如何预防未成年人假冒成人注册,钻空子开展直播或发短视频呢?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告诉皇冠 记者:“需要立法时对监护人同意这一程序的要求更具体、更严格。”

  对于上述问题,平台又该发挥怎样的作用?

  孙宏艳认为,一方面,网络直播平台要承担责任,主动为未成年人使用新媒介提供安全、可靠的途径。比如,利用“刷脸”管理账号,或完善未成年人防沉迷系统。

  另一方面,企业要有“自洁”功能,严厉打击网上以儿童名义传播的不良信息。

  “对于平台来说,技术并不是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企业是否有责任感,是否真心实意地设置防沉迷、防伤害系统。”孙宏艳补充道:“企业应本着儿童友好的理念建设平台,体现儿童利益最大化。”

  “一刀切”禁止未成年人做主播并非解决之道

  因网络直播平台内容良莠不齐,未成年人直播乱象丛生,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青联建议禁止未成年人担任网络主播。

  不过,有专家表示,儿童青少年天然亲近互联网,“一刀切”的办法并非解决之道。

  佟丽华表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要遵循《儿童权利公约》。青少年有网络社交需求,以堵为主的策略恐难奏效,应该限制其使用,而不是将他们隔离在网络之外。

  孙宏艳也认为,“使用媒介是儿童权利的一部分,完全禁止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直播是不切实际的。”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法律政策研究报告》建议,限制14岁以下未成年开直播、发视频,仅允许其在父母同意或陪伴的情况下使用。

  然而,有些不满14岁的未成年人虽经家长知情同意后注册了直播账号,却在直播的过程中,逐步沦为营销挣钱工具。

  “只有政策是不够的,还要提高政府部门的监管能力和服务能力。”孙宏艳强调,特别需要全社会齐抓共管,共同治理,发挥合力。

  “同时,提升家长媒介素养,最重要的是增强未成年人自身的保护能力,培养其数字时代的公民素养。这样,才能为未成年人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孙宏艳补充道。

皇冠 下期再见。

皇冠 火花思维拓科英语 借助AI互动课试水下沉市场?

  皇冠 北京9月3日电(记者李盈盈 见习记者 聂菲)“2020年,‘拓科’将是火花思维的核心词汇。”火花思维CEO罗剑表示。

  日前,火花思维宣布完成E1轮1.5亿美元融资。截至目前,课程上线仅两年半的火花思维总融资额超过3亿美元。

火花思维融资情况(皇冠 记者制图)

  入局英语赛道,数理思维、大语文和英语三驾马车齐驱

  如今,火花思维旗下AI课体系内数理思维、大语文和英语三驾马车齐驱,目前有数理思维L1-L3(3-6岁),大语文拼音、识字,和英语S1(3-5岁)的课程等。

  早在2017年,罗剑就意识到,数学思维学科素质教育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蓝海市场。而在当时,教育市场上还未有机构将目光聚焦于线上学科素质教育领域。火花思维占得先机,成为一家专注于3-12岁儿童教育启蒙和思维训练的在线教育公司。

  火花思维在教学模式的选择上为一对多模式。

  “有人说一对一模式简单,一对多模式的运营环节特别复杂,但我觉得思维训练就应该选择一对多模式才能碰撞出火花。”罗剑表示。

  罗剑曾透露,火花思维成立第一年的目标是证明业务逻辑,第二年则是尝试规模化及尝试新科目。

  2019年8月,火花思维推出大语文产品。据悉,大语文板块目前已累积用户2万余人。

  今年,火花思维所尝试的更大规模化发展,便是布局竞争强烈的英语赛道。

  对于该赛道的打法,罗剑表示,早期会偏向保守一些,但后续还是会做投放。同时,因英语赛道竞争更加激烈,所以在产品形态上,未来也会更加多样化。

  有业内人士指出,好的拓科项目将会增加教育培训机构与客户的粘性,提高续班率、转介绍率,实现高利润,但是,实现这些,背后需要有一系列的支撑点,包括课程的设置、科目的设置以及项目团队、核心人力资源的匹配等多个支撑点。

  选择一个好项目尤为重要。此前,外界猜测火花思维会快速进军K12赛道。

  “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火花思维擅长的是低龄段的启蒙教育。”罗剑对外界猜测表示否定。

  英语业务采用AI互动课形式,试水下沉市场?

  相比两年前火花思维入局数学思维这片蓝海,如今,AI互动课形式的少儿英语赛道早已是红海状态。市面上AI互动少儿英语课已成标配,猿辅导旗下的斑马AI课、字节跳动旗下的瓜瓜龙英语、学而思网校旗下的小猴英语等发展态势迅猛。

  “相对于数学、语文,英语是更适合用AI、用自学等手段介入的科目,也更容易在低幼阶段进行效果外化。”罗剑考虑到。

  针对教育产品同质化严重的问题,少儿英语领域教研专家范惠萍表示,“同质化的是基本模式,但不会是具体内容设计,而这些细节对于孩子的学习很关键。”

  此外,罗剑表示,火花思维推出AI课也有市场下沉方面的考量。

  而在去年十二月份,罗剑曾透露,火花思维的企业规模还未到要去开辟下沉市场的时候,更关键的是,在三四线城市市场,学科素质线上教育的理念并不像在大城市那样深入人心,下沉可能要花费大量的资金投入。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下沉市场,数理思维还需要进一步沉淀,而火花思维通过英语、语文产品进行用户培养,或许可以打造一条切入下沉市场的内部转化通道。

  关于拓科英语之后的盈利问题,罗剑直言,火花思维拓科只是为搭建全科教育生态,打造全学科教育公司的形象,与分担单一学科盈利压力无关。

皇冠 下期再见。

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h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