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 “天价班”变网课遭遇退费难 家长不满学校“甩锅”

  皇冠 北京5月4日电(记者 李盈盈)因疫情无法线下开学,近日,北京、深圳、南京等城市的多所国际学校和高端幼儿园因拒绝退还天价学费问题,遭到家长投诉。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张立军律师接受皇冠 记者采访时说,家长花天价购买的是学校的优质线下教育教学服务,疫情期间转为在线课,相当于此前的合同内容已发生变更。转在线课时,学校应保障家长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一方面,告知家长线上教学具体怎么上,师资怎样,达到什么标准,质量如何保障等;另一方面,让家长可以选择接受在线上课,也可以选择退费,或顺延费用到下学期。而不是强制大家都必须转在线,还不退费用差额。

  家长投诉:天价学费交给学校 孩子却自己看护

  皇冠 记者梳理发现,近期遭投诉的幼儿园和国际学校都是民办学校。

  据媒体报道,家长投诉深圳蛇口国际学校幼儿园一年学费13万到20万,这学期还未开学复课,已经开始催缴下学年的学费,且费用上涨。

  据悉,延期开学以来,深圳蛇口国际学校幼儿园每周向孩子布置线上作业,家长辅助完成,然后上传,老师点评。有家长表示,无论是作业,还是点评都相对简单,音乐等课也无法上。家长质疑这些服务不值十几万的学费。

  上海某国际学校家长谢女士说,“三四岁的孩子每天看几分钟的视频,还有一些网课的链接打不开。就这样的课程,每天收费3000-4000,公正吗?况且家长不需要上班吗?就算有家庭雇阿姨,阿姨会说双语,教孩子吗?”

  她表示,“疫情是面照妖镜,这样甩锅,暴露出有些学校吃相难看。”

  另据北京家长反映,北京市朝阳区嘉德蒙台梭利双语幼儿园(下称“嘉德幼儿园”)1月预收了8-9万的保教费后,疫情期间,仅提供部分教养指导视频,每日总时长约10分钟,其它教养服务、启蒙课程和活动场地等均未兑现。

  “如果说以前去幼儿园是满汉全席,现在这些视频课只能算道鱼香肉丝,甚至还需要家长自己做。”家长希望退款。

  北京乐成国际学校幼儿园家长也反映,幼儿园给孩子们每天看四五个教学视频,每个视频几分钟不等。视频没有很实质的内容,且经常卡顿,后来,家长和孩子都不看了。

  记者注意到,北京乐成国际学校官网公布的2019-2020年度收费标准显示,从小小托班到幼儿园大班,一个孩子每学年学费在21万到24万元不等,其中不包含申请费、新学生费和校车费。

  除了天价幼儿园,多家媒体报道的北京等地多所国际学校不退费问题也颇受关注。

  “有时候,美术课就是老师在线看着学生画画。”北京市朝阳凯文学校有家长称,学校每天2个小时的网课质量无法与一年20万的高昂学费匹配。

  自在线开学以来,大部分家长边居家工作,边负责孩子的学习辅导,兼生活保姆,苦不堪言。因此,许多家长质疑,孩子居家在线上课,自己不仅要替学校看护孩子,而且,孩子们上的是被压缩且质量无法保障的网课,为什么要收与线下课一样的“天价”学费?

  学校回应:疫情是不可抗力因素 望家长共渡难关

  民办学校多以学年制预收学费,下学期的费用已经提前半年左右交了。遭遇疫情,线下学校无法开学,只得将课程转到线上。

  疫情期间,学校运转也面临一定的运营压力和成本支出,希望家长共担风险。记者梳理发现,很多家长对此表示理解,也愿意与学校携手共渡难关,因此,并非要求学校退还已交的全部学费,只是希望给个明确的态度和按合理的比例退费。

  然而,有的学校以新冠肺炎疫情是不可抗力因素为由,认为学校不承担无法线下开课带来的违约责任,拒绝家长的退费请求。

  截止目前,对于家长提出的退费请求,多数学校还没有明显的进展。

  据环球网报道,北京海嘉国际双语学校的“入学须知”上明确写着:“若遇不可抗力因素导致学校无法正常运营,将不予退还任何费用。”同时,北京市朝阳区凯文学校(以下简称朝阳凯文学校)及乐成国际学校幼儿园家长要求与校方正面沟通退费及顺延学费事宜均遇阻,而且,学校还催促家长预交下学年的学费。

  皇冠 记者从朝阳凯文学校官网获悉,4月20日发布的最新一期校长周报显示,支持所有凯文家庭与学校共渡难关;学校承诺新学年不涨学费;并继续提供多子女学费折扣;同时给出周六和暑期提高免费自选课程。但未提及已交学费的退还事宜。

 

  

截图自北京市朝阳区凯文学校官网

  此前,有消息称,贝赛思国际学校深圳、广州、惠州、杭州、南京五个校区全部涨价,校方解释称,疫情导致运营成本增加,下学年学费上调6%,比如一年级至八年级一学年的费用由209900元上调到222500元。

  一位家长通过北京市政府官网首都之窗咨询朝阳区嘉德幼儿园预收的2-7月学费是否应退还?北京市教委回复“幼儿园已经收取但未发生的服务费用应退还”,让家长与幼儿园沟通。

  不过,截至目前,嘉德幼儿园仍未拿出让家长认同的退费方案。

  北京市教委对涉嘉德幼儿园退费问题的回复。

  皇冠 记者拨打嘉德幼儿园红领巾园(朝阳校区)电话询问家长的沟通进展,电话由系统转接到前台后,无人接听。

  业内释法:因不可抗力可以无责解除合同 不等于不用退费

  尽管教育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不允许提前预收学费,可是,有些民办学校、培训机构会承诺按年缴费可享受优惠折扣,吸引消费者。家长一旦把钱交给学校后,退费与否,全由学校说了算吗?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教授接受皇冠 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个人认为,疫情是特殊情况,根据《合同法》的公平原则,再参考4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一)》精神,疫情损失不能由某一方承担,应由家校双方合理分担。不过,家长付费购买的是高质量的线下教育服务,转为在线课,质量遭家长吐槽不如线下,学校应适当退费。

  对于有些学校以疫情为不可抗力因素,认为合同可以不履行、不退费的说法,张立军说,“疫情是不可抗力因素,但不是构成不退费的合法要件。”

  一方面,家长预付费用后,购买线下教育教学服务的合同生效,学校不能以不可抗力为由,强行要求家长变更合同,为遵从学校的教学计划,转到线上学习。需要转在线时,应该给家长选择权,比如退费,解除合同;或暂停这学期的课程,费用延期到下学期使用等。

  另一方面,在合同关系中,不可抗力因素导致一方违约,除法律另有特别规定之外,均不承担违约责任。视不可抗力的影响程度,可以全部解除合同、部分解除合同或者推迟履行时间。

  张立军举了个例子,比如,有个企业的厂房因火灾意外被烧,合作方预订的一批货也被烧毁,企业无法按时交货,导致合同无法履行,这是否意味着对方预付的货款也可以不退了?

  “当然不行。”张立军解释道:“企业没有按期履行合同,因火灾这一不可抗力因素,可以不承担违约导致的赔偿责任,但是,对方已付的货款必须退还。”

  在张立军看来,学校也是一样,收费后,因为疫情,没有向学生提供合同约定的线下教育教学服务,就要根据在线课的情况折算费用,按照一定的比例,比如已上多少课时予以扣除,退还剩余费用等,体现公平原则。

  他说,有些学校租用政府的土地或房屋,并按照疫情期间的优惠措施,享受了国家的退税、减租政策,降低了学校的成本开支,再向家长全额收费,等于占家长的便宜。对家长而言,这显然不公平。

皇冠 下期再见。

皇冠 北京学生感叹“作业多到爆” 五一假期堪称“史上最忙”

  皇冠 北京5月5日电(记者 李盈盈)“各科作业简直多到爆!我没有出去玩一天,还做不完!不知出去旅游的同学,作业怎么办?”提起这个史上最忙五一,北京学生韩涵叹了口气说:“我太难了!放假跟不放假的区别就是‘每天上课+做作业’变成了‘全天做作业’。”

  据悉,放假前,老师转发区教委的通知,即“五一开学后一周,进行全区统考,摸底这几个月的在线学习效果。”为了让大家利用五一小长假做好复习,韩涵的各科老师几乎都布置了很多学案、资料。

  “仅数学一科,老师就发了二十多个学案,还有语文、英语、……”

  

  一科老师发给学生的五一复习材料截图 受访者供图

  为了不影响开学复课 全家放弃外出旅游

  韩涵的妈妈伊女士告诉记者,自1月份国家号召全民居家隔离以来,三个多月了,小涵涵一直呆在家里,未曾下过一次楼。“其实,我们挺希望孩子能趁假期外出走走,调节一下心情,顺便锻炼锻炼久不活动的腿脚。”

  4月30日,就在大家讨论去哪里玩更好时,教委的通知如约而至。通知要求“外地返京人员一律隔离21天,包括学生及共同居住的家庭成员。隔离期满要做核酸检测,持核酸检测为阴性的证明方可复学复课。”

  为了不影响孩子如期开学复课,他们放弃了自驾游计划。

  “假期游客那么多,万一遇到了感染病毒的人,岂不是麻烦大了。”涵涵得意地说:“妈妈,我们没到外地旅游,是不是太明智了!”

  作业太多 5天假期无1天闲暇

  “3个多月以来,我儿子每天不是在线上课,就是做作业,或者看学校布置的视频节目,几乎每天如此,都快闷坏了。”伊女士表示,“其实,他不是不想趁五一出去玩玩,放松放松,只是他有顾虑。一方面,他担心疫情,总认为家以外的地方都不安全;更主要的是,五一过后全区统考,他心里有压力。”

  据伊女士介绍,自4月13日开始,北京中小学全部开始了这学期的新课教学,老师的教学进度明显加快了很多,学生的作业任务也很重。虽然这几个月一直在上课,不过,涵涵觉得他在线学习没有课堂学习的效果好,5月中旬是这学期第一次大型考试,他不想考砸了。

  五一期间,涵涵主动乖乖地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其中,前3天都在学习老师发的复习资料、做题,1天上校外培训机构的在线课,最后1天时间,他看了最新更新的一个动画片,参加了PET在线测试,并完成语文老师布置的趣味作业——名著人物cosplay。

  涵涵的爸爸还打印了培训班发的几套试题,本打算让儿子在假期里做一遍,查漏补缺,便于有针对性地复习。可是,时间实在不够分配,只做了两套。

  对于涵涵而言,5天小长假里,他没有一天可以出去玩的大段时间,哪怕在北京市内玩,也很奢侈,因为爸爸妈妈也有工作要做。利用完成作业的间隙,在平板电脑上玩会儿游戏,就成为这个假期最大的乐趣。

  “我们班很多同学五一都出去玩了,每天发朋友圈晒图。不知道他们的作业怎么完成?而且,回来后还要重新隔离,太悲催了!”与大人的想法不同,涵涵一点都不抱怨假期都没时间出去玩,反而担心他的同学没有时间做作业,以及返京后需要隔离的问题。

皇冠 下期再见。

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h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