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 诱导贷款、退费难:这家培训机构坑哭学生

  皇冠 北京7月20日电(记者 张冰清 见习记者 宋汶倩)“华尔街英语销售人员给我在‘有钱花’办理了贷款,然后告诉我后面的课程有优惠,现在又给我贷了第二批,合计58000元左右。”小林(化名)在投诉平台上发文称,“遛弯时追着我推荐英语课,拒绝无果之后就用‘分期付款很方便划算,首付只用很少钱’的方式洗脑。”

  近日,记者从黑猫投诉上的消费者投诉信息了解到,一些维权者报名了华尔街英语的辅导班,最后想退款却迟迟不给退款,甚至有些学生为了学英语最后背上了贷款。

  此类事件并非个案,近年各大投诉平台上,有若干条关于华尔街英语的投诉信息,投诉内容大部分涉及到诱导贷款、虚假宣传、要求全额退款等。

  

黑猫投诉平台上用户的投诉截图

  机构宣传时,贷款利息只字未提

  据记者调查发现,华尔街英语的绝大部分维权者均表示,当时他们在签约之前表示没钱,华尔街英语的课程顾问就会给他们推荐“有钱花”进行学费贷款。

  记者从黑猫投诉平台了解到,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张东(化名)在经过华尔街英语的课程顾问洗脑营销之后,决定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了10个级别的课程。

  “但是课程顾问并没有明确付款的方式,利息、手续费等必要信息也只字未提。”张东说。

  张东则一直以为是需要分期向学校交钱,而不是办理贷款业务。办理分期手续全程都是课程顾问在操作。然而在签字的时候却收到了银行卡,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办理的是银行贷款!

  2020年6月24日一名在校大学生在微博发布求助帖:“2018年在华尔街英语购买4万多元的课程并进行贷款,今年2月华尔街英语合生汇店处于关闭状态,到了6月则通知店面关闭,建议转线上或其他中心学习。因此决定退课,但是华尔街客服不予受理,并表示不予退款。

  这名投诉者还表示,“在学习过程自己英语没有得到提高,报名后就处于自学状态,华尔街英语只是提供了一个学习环境。”

  

截图于新浪微博

  教学效果不佳 退费套路多

  事实上,有不少投诉者坦言华尔街英语的学费不菲,但是课程质量并不高。据其官网了解,华尔街英语的学费从最低定价为两三万的课程,到近30万的私人定制课程不等。

  记者了解发现,一个名为“华尔街英语退款联盟”的豆瓣小组,成员数量就到达2590人。

  

截图于豆瓣

  而退款的起因大部分都是课程质量堪忧。有不少学生告诉记者,华尔街英语的实际教学方式、难度设置、售后服务与当初课程购买所做出得承诺严重不符,个别老师无专业授课经验,实际约课过程操作起来并不方便。

  7月13日,一位消费者“匿名”向黑猫投诉平台反映:“起初我在2018年8月19日深圳市欢乐海岸的华尔街英语培训中心购买了第一期28666元的课程,随后半个月又购买了25666元的第二期课程,但是第一期课程内容在合同到期之日根本没学完,于是想协商退第二期课程的费用,商家不愿意,说可以改成线上课程,但是需要先交付16999元的线上课程费用才给退余款,交了网上课程费用之后又说有贷款,但是费用贷款已经还清了,就是不给退费,最后和校长私下协商,答应可以退费了,但是之后就一直没有再联系我。”

  

黑猫投诉平台上用户的投诉截图

  另外一名“匿名”维权者说道,说是退款,一直拖着,到现在还没有退成功。“先是说五月份还钱,现在都七月份了,都开课了,可是中心的人说退款不能去中心办理,只能去总部,让我们等,我们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退出款啊!”

  

黑猫投诉平台上用户的投诉截图

  建立教育机构与金融机构风险共担机制

  皇冠 记者拨通12348法援电话,法援中心明确表示,没有一家教培机构拥有发放贷款的资格。记者又咨询了业内人士,发现可以办理贷款业务的金融机构主要包括:商业银行、城市或农村信用合作社、财务公司、信托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等。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师红伟接受皇冠 记者采访时表示,培训机构肯定没有贷款资格,大多数是和社会上的机构合作,而很多贷款机构也是没有资质的。

  师红伟建议,由于学生涉世未深,机构夸大宣传,肯定是涉嫌欺诈的,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除贷款协议,如果涉嫌套路贷,可以选择报案处理。

  此外,师红伟表示,消费者还是要量力而行,对于机构的推荐多了解,在不了解情况下不要轻易做出决定。

  “如果购买了相应教育服务的消费者,若系不知情被K12在线教育机构强行办理了分期贷款,消费者知情权、自主选择商品或服务权等受到侵犯,可以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进行维权;若消费者系知情情况下自愿办理分期贷款的,则存在和在线教育机构的教育培训法律关系、和借贷平台的借贷法律关系两大法律关系。”南华大学经济管理与法学学院副教授欧阳爱辉在接受皇冠 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借贷平台对教育机构资质、课程质量等必须予以审查,若借贷平台自身有过错也要承担法律责任。

  对于培训贷带来的风险问题,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建议,可以考虑形成教育机构与金融机构风险共担机制。如果出现学员确实还不起钱的情况,由培训机构先行垫付;如果出现培训机构跑路或违约的,金融机构也要承担前期准入风险把控不力的责任。不得将偿债压力都转嫁于学生及家长身上,甚至演化出金融机构采取其他不良或非法手段催收造成社会恶性事件问题。

皇冠 下期再见。

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hj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