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 转化率低、变现压力大 跑步进场的字节跳动如何盘活教育这盘棋?

  皇冠 北京8月9日电(记者 李盈盈 见习记者 聂菲)近日,字节跳动正式上线了“瓜瓜龙语文”教育产品,这是继3月上线瓜瓜龙英语、4月上线瓜瓜龙思维之后,字节跳动在“启蒙教育”领域的又一动作。至此,字节跳动的自有教育产品已覆盖语文、数学、英语三大基础学科。

  从2017年12月以投资方式接触教育赛道,到3年后的2020年官方宣布要把教育作为战略重点,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一直动作不断。“我把所有事情都推掉,all in到教育里面来,这是我的决心。”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如是说。

  发力教育3年,试水多个教育领域

  近几年,字节跳动对教育领域频频出击,收购和自主开发双管齐下。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字节跳动在教育培训领域的并购事件有23起,自主开发教育产品近10款。

  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投资并购(皇冠 记者制图)

  一位在线教育业内人士认为,字节跳动的核心策略为“一个领域布局多个产品”,可以使每个产品都快速地试错,成本低,迭代效率高。同一赛道多款产品互相竞争,跑出重围的就大力投入,正如在2016年的短视频风口,同时启动抖音、火山、西瓜等短视频产品,最大化占领市场,最后抖音在产品中脱颖而出。

  如今,字节跳动在教育业务上已经发力三年,覆盖pre-K(幼儿园前教育第一阶段)、K12网校、素质教育、高教、职场教育,其中投入力度最大的是k12领域和素质教育领域。

  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自主开发(皇冠 记者制图)

  被质疑模仿为主,同质化严重

  字节跳动一直在尝试各种细分方向,每次都激起不小的浪花,但是,预想中的效果一直未达到。

  2018年5月上线了第一款在线教育产品GoGoKid出师不利,推出一年后就被曝出大规模裁员的新闻。2018年12月,字节跳动推出了AI少儿在线一对一英语学习平台aiKID,但上线了仅三个月后,就被传出已停止运营。

  在少儿英语赛道屡屡碰壁后,2019年5月,字节跳动收购了K12在线教育平台清北网校,采用双师大班直播课模式。2019年10月,清北网校创始人刘庸被曝离职。

  在线教育行业分析师陈中康认为,“虽然K12、英语赛道发展成熟,但字节没有改变原有的流量思维,在培训课程、服务水平方面打磨不够,同质化严重,竞争力不足。”

  陈林却表示,“我们还会持续加大投入做GoGoKid。我们会尝试GoGoKid和瓜瓜龙联动,两个产品可以混合学,或者从录播转化用户到直播课上去,都有很大的机会。我们认为这个方向很有前景。”

  有分析称,瓜瓜龙趣味启蒙课疑似对标猿辅导旗下斑马AI课,只不过,斑马AI三款产品已经整合成为斑马AI(原斑马英语)APP,瓜瓜龙系列产品都是每一个独立的APP。

  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邱彦峰表示,“字节跳动做教育的思路让人好奇,目前一切在教育上的自有业务都是以模仿为主,这不该是字节跳动一贯的打法,他们应该找到自己的教育创新点。”

  流量池转化率低 变现、创新压力山大

  某业内人士称,“拥有巨大流量池的字节跳动,完全可以节省一大笔营销费用,推动其教育业务发展。”字节旗下的产品矩阵在教育领域各显神通,抖音通过直播带货与短视频导流,打破线上、线下教育壁垒,为教研管理、校务管理和在线教育赋能,使线上教育更有效。

  然而,字节跳动的流量面临着转化率低,变现压力大的问题。学易时代创始人吕森林表示,纯粹的流量思维只能适用于免费课或低价试听课,但是,教育不依赖低价,而依赖于课程和服务的品质,因为教育行业虽然需要流量,但更需要转化率。

  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执行董事王施衡认为,对于教育行业而言,优质的内容才真正能让用户买单,好的内容需要真正从用户的角度、从学习的角度来深入思考。

  此前,有分析称,教育业务是字节跳动流量变现逻辑下的产物。陈林则说:“如果真的是那样,那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教育部门关掉,这样变现会更好一些。”

  “比起变现,更在乎创新。”陈林说。

  有业内人士称,按照目前的状况,字节跳动的教育产品线没有对市场有太大的创新,基本上都是对标市面产品或自行开发或投资并购,追求速度,先给市场中给自家产品占齐坑位而已。

  对此,陈林表示,“我们会持续大力度、大投入、长期不间断地在教育领域进行创新。未来三年,教育业务持续大力度投入,不考虑盈利。”

皇冠 下期再见。

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网址_新黄金城hjc